磁座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磁座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关键是要改革金融资源的配置方式

发布时间:2020-03-26 18:21:34 阅读: 来源:磁座钻厂家

金融改革无疑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一系列改革总体方案的重中之重,但如何有效推动金融改革,使之达到预期效果,则是更为重要的战略性课题。当前最关键的问题是要改革金融资源的配置方式,如何通过金融改革和财政改革协调推进,大幅提高配置资源的效率和水平才是新一轮中国金融改革的核心所在。

“金融抑制”政策

必须改变

中国金融体系效率低下,以及中国金融体系的期限错配、结构错配和方向错配与中国的“金融抑制”政策相关。所谓“金融抑制”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本实施的一种服务于工业化战略的金融配套政策,其基本特征是低利率政策和政府对低成本资本配置的行政管制或积极干预。政府通过实施低利率政策人为降低资本成本以鼓励资本密集型工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并通过产业政策和行政管制手段将供不应求的廉价资本导入政府需要重点发展的产业和企业。

中国的“金融抑制”突出表现在:

首先,社会总杠杆化增速过快且分配不均、融资增速过快,导致这两年我国融资杠杆大幅上升,原本不完善的金融体系中隐藏的问题将被不断放大,使得市场风险大幅上升。从融资部门结构看,我国的企业融资占比较大,但个人融资比例较低,消费能力不足。同时政府部门融资通过地方融资平台,管理存在较大问题。

其次,信贷占融资比重大,银行参与度过高,风险过度集中,融资渠道比较单一。债券、股权等市场不发达导致银行参与度过高,融资风险与银行捆绑紧密。风险过度集中,一旦任何一个融资渠道出现问题将对整个融资体系带来系统性的金融风险和打击。

再者,金融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背离,以及对实体经济的“挤出”在中国表现得更为严重。其直接表现就是货币金融投放大量增加,但资金利用效率却大大降低。金融市场将金融资源大量配置到产出效率较低的基础设施以及房地产领域。反过来,金融资金并没有流向实体部门,而是直接或间接地将资源回流到金融体系内。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以后,中国经济形成了对信贷的高度依赖,单位经济增长所需的信贷量越来越高,信贷增速远远快于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在2007年至2012年间,中国信贷总额占GDP比例升至190%以上,上升了60个百分点。

信贷及融资总量均以远超过GDP的增速快速扩张,不断推高我国社会总杠杆。从融资杠杆程度来看,我国社会总负债逐年上升,社会融资总量/GDP已从150%快速上涨至200%。同时,社会融资在各部门之间分配不均,中国2011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个人债务水平约为15.3%,政府债务水平(含地方融资平台)约占总融资余额的23.7%,企业债务水平约占总融资余额的61%,融资主要流向企业和政府。

金融资源博弈形成扭曲

中国金融体系的效率为何如此低下,金融结构又为何扭曲,有其深层次的制度成因,其中“财政-金融”有着极为紧密的逻辑关系。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的财权博弈直接影响到两者间的金融资源博弈。从地方政府的角度来讲,地方财政不能通过无限制地拨款来支持地方国有企业,只好从其它渠道为国有企业展开对资金资源的争夺。各地方政府纷纷将注意力转向金融资源,尤其是银行体系信贷资源的控制上来,这必然会造成金融部门不良贷款率的攀升和资金配置效率的下降。

然而,由于存在着以中央政府信用作为担保的隐性担保机制普遍存在,随着金融管制的进一步放松,包括银行理财、银信合作等规避利率管制的金融工具被大量创设出来,起到了绕开利率管制、信贷控制的作用。这样,一些政府担保之下的杠杆率极高的风险资产,很可能不但没有为高风险支付高溢价,反而享受了无风险资产的高信用和低成本。大量的资金还可能继续投向与政府相关的项目和资金回报率高的领域,金融资源的错配局面并不会因贷款利率放开而根本性改变,实体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可能依旧会非常困难。

你知道白癜风的治疗方法吗

阳痿最快治疗方法有哪些

成都医治尖锐湿疣多少钱

洛阳导致白癜风不易康复的生活习惯有哪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