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座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磁座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之丑瑶[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44:21 阅读: 来源:磁座钻厂家

唐开元年间,长安城内有个靠卖豆腐为生的妇人名叫丑瑶。

丑瑶没有家人,今年也就十八九岁,丑瑶不知自己打何而来?醒来时就躺在街头。

恍恍惚惚丑瑶发觉她像是失了记忆,见自己衣衫褴褛,头发乱得如同鸡窝,满身汗臭味,与街头的叫花子已是一般无二,不觉笑起,一口气跑到河边将自己清洗一番。

借着如镜的水面,丑瑶将自己看清了,她的眼睛明亮有神,乌黑的眼珠比之天上的星子还要璀璨,高耸的鼻梁下,一张小唇娇艳地如同玫瑰花瓣。

她应该是个美人,可惜她的脸,一边白一边黑,瞧起来是那么古怪,像极了世人说的阴阳脸。

丑瑶难过地摇摇头,她觉得这张脸不是她的,伸手死命地往那边黑的搓,然而那黑的皮连着肉,没有一丝见褪反倒越搓越疼出了血。

丑瑶难过地痛哭起,这时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将丑瑶的目光吸引了去。

跑去一看,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婴躺在一块红色的襁褓里。

丑瑶将那男婴抱起,见襁褓里留着张字条,上面写了个大大的“钟”。

丑瑶瞧着那个“钟”字,料想这定是孩子的父母留下的,也不知什么原因,那父母竟狠心地将自己的骨肉抛置于此,好在有她,不然等天一黑,山上的豺狼虎豹来了,指不定会将孩子叨走食之。

丑瑶心疼地抱起孩子,突然生念,决定收养这个孩子,并替孩子起名为钟元康。

为了养活钟元康,丑瑶不得不向叫花子们借了点钱,上街摆摊卖起豆腐。

丑瑶每日早出晚归,靠着勤劳的双手将钟元康拉扯大,并供他读书,一心让他考取功名,做个有用的人。

转眼钟元康已至十八岁,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时,听闻朝中官员官官相护,即便一身才华,没有几两银子通路,进了考场也不过是摆个样子糊弄天下人,一气之下弃考而去。

丑瑶被他气得倒在榻上一病不起。

钟元康自知对不起这位含辛茹苦养育他的人,跪在丑瑶榻前道:“孩儿自知不孝!可除了功名利禄,好男儿还有其他可用之处!娘亲不必为此太拘于心!”

丑瑶想想钟元康的话也在理也就随了他。

此后钟元康早出晚归,丑瑶见他大了,不想管他太紧,依旧每日上街卖豆腐。

这日丑瑶将豆腐摊刚摆好,却见辰王领着王妃一行人浩浩荡荡向皇宫奔去。

那辰王坐在一匹高大的骏马上,丑瑶瞧见辰王,身躯一僵,脑子不时闪过几个画面,忽然冲着那骏马上的人高喊:“胥辰亮!”

辰王一怔,这声音让他如遭雷劈。

辰王挥手示意队伍停下,眸光扫视街头,寻找那个唤他名讳的女人。

突然他将目光落在丑瑶身上,指着丑瑶道:“你可是在唤本王?”

丑瑶抬起头与辰王对视,那张一黑一白的阴阳脸,让辰王不觉蹙起眉头。

他瞧着眼前的女人,没有丝毫印象,不觉有些扫兴。

正在这时轿子里的辰王妃步了出来,那辰王妃名唤苗红妍,肤白如雪,身姿婀娜,即便已到中年依然美艳无比。

丑瑶一见苗红妍:“啊!”又是一声大叫。

苗红妍的那张脸正是她的啊!

丑瑶受不了这个打击,也不知这一切究竟怎么回事?她发疯似的冲出人群。

记忆像潮水般向她涌来。

丑瑶想起来,她的本名叫苗红妍,那个胥辰亮是她的结发夫君,他俩打小青梅竹马,十五岁那年,胥辰亮明媒正娶将她迎进了胥王府。

可是好景不长,她嫁入胥王府三年无出,老王妃便给胥辰亮纳侧妃,胥辰亮与苗红妍夫妻感情深厚,老王妃最后也没法。

有一天,苗红妍上庙求子回府的路上,一个红发妖精突然出现,那妖精见苗红妍长得美艳,色心大起,苗红妍抵死不从,纵身跳下悬崖,再醒来时她发现自己成了现在的样,对于之前的记忆丁点也不记得……

>>

丑瑶泪水已决堤,她不知自己为何会变得不是自己,而那个辰王妃又是谁?为何长得与之前的她一般无二。

不知不觉丑瑶走到了悬崖边,那悬崖与她当年跳崖的悬崖一模一样。

悬崖百丈,稍稍一望,崖下风声呼啸,阵阵冤魂的呼唤伴着风声叫喧不停。

丑瑶深觉无颜再活下去,她的夫君竟与另一个像她的女人在一起十多年,让她陷入绝望。

双脚一蹬,纵身跳下悬崖。

“不!娘亲等等!”钟元康赶来呼道。

丑瑶闻声朝崖上望了望,忆起她还有个儿子,即便不是亲生,两人相依为命了十多年,也似亲生,她怎么能抛下他而去。

钟元康不知从哪得来的法力,嘴里念念有词,一条红色的绳索转眼在手,绳索一挥将丑瑶卷了上来。

丑瑶惊魂未定,再看钟元康,顿时傻了眼。

此时的钟元康蓬发虬髯,头系角带,身穿蓝袍,皮革裹足,袒露一臂,面目十分狰狞。

这哪是她的儿子,丑瑶又晕过去。

钟元康无奈地摇头大笑。

他恢复了本貌不好吗?他本该就是这副样子,他的原名叫钟馗,只因十多年前,与那红毛色鬼相斗后,伤了元气,致使返老返童,近日才恢复原貌和记忆,却见自己欠了这妇人一个恩情。

“娘亲醒醒!我是元康啊!”钟馗道。

丑瑶舒了口气,再翕开眼,见钟元康依旧一副书生样,她算放了心。

钟馗将丑瑶带回家,从丑瑶口中得知丑瑶的事,掐指一算,现在的胥王妃居然是他的死对头红毛色鬼所化,他连夜赶去胥王府,将那胥王妃擒了住。

“大但色鬼!居然偷人面相,残害世人,你可知罪!”

那红毛色鬼自然不服,嬉笑道:“大胡子!你还真命大!老子早该趁你返童那会将你除去的!”

钟馗本就一肚子火,这红毛色鬼又戳到他的痛处,两只铁环眼一瞪,手中的青锋七星剑已出鞘。

那红毛色鬼一见那剑面露惊慌。

上回他是侥幸从钟馗手下逃脱的。那次钟馗的青锋七星剑刚好不在,这次他怕是难逃一死。

赶紧跪在地上向钟馗求饶。

钟馗哼哼鼻子,大掌一伸,将红毛色鬼脸上的人皮整块揭了下来,随后唤来黑白无常,用锁魂铁链将那红毛色鬼拷上后押去了地府。

丑瑶再醒来时,已身在胥王府,他的夫君胥辰亮正端着汤药喂她。

她的脸已恢复原样白美艳。

望着镜中的自己,丑瑶只觉做了场恶梦,对于丑瑶这个名字,她也习惯不愿再改回去。

钟馗自然不能再呆在丑瑶身边,身为驱鬼大神,他得在地府和人间不停往返,为了不让丑瑶难过,留了张钟元康的画像给丑瑶。(完结)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