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座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磁座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企业集体失声大宗商品市场

发布时间:2021-02-01 16:32:06 阅读: 来源:磁座钻厂家

中国企业集体失声大宗商品市场

在重要品种上谋求定价权的同时,中国金融服务机构走出去,有助于中国企业发出自己的声音。  因此,中资金融机构需要尽快在海外市场壮大自己的衍生品交易部门,以便背靠中国市场发挥桥梁作用。  可口可乐等公司对华尔街多家投行“操纵铝价”的指控,引起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重审规则、摩根大通退出仓储业务连锁反应。  而有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中国才是铝的消费大国。不仅如此,中国企业还是铁矿石、铜等大宗商品的消费大户。但在面对国际上可能存在的不公平规则时,中国企业的声音却缺乏真正的穿透力。  差距:圈外圈内两重天  一位熟悉大宗商品交易的律所合伙人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除了可口可乐,近年向LME提出类似指控的企业非常多,但中资背景的企业却寥寥无几。  对于为何没有中资企业参与此类指控,中国国际期货董事总经理王红英表示,“不在圈子里、不熟悉规则。”  所谓“圈子”,狭义上是LME的12家欧美会员圈子。LME现行的交易圈经纪席位仅12席,其中一级会员中没有一家中资背景。中资背景的金融机构只能作为二级会员,通过这12家圈子成员进行代理清算。在港交所并购LME之前,这种欧美圈子会员的定价垄断性质保护了高盛等中介机构的商业利益。  另一种意义上的圈子,是大宗商品交易的规则制定圈。圈内沿袭着大机构“殖民资本”的规则。王红英称,垄断圈内机构打着公平、公正的幌子,对垄断圈外的发展中国家展开掠夺。在看似公平的规则背后,操纵行为并不少见,为此中国每年要多支付近千亿美元的成本。  目前,获批在海外参与衍生品交易的中国企业以国企和央企居多,这些企业在管理体制上与可口可乐这类上市公司差距巨大。  “可口可乐是上市公司,股东对公司运营情况监督得更彻底。如果公司有可能因为不公平规则而出现损失,即便管理层不采取行动,股东也会提出动议。”曾经和可口可乐公司高层开过研讨会的王红英对此印象颇深。  然而在国企内部,决策过程中不确定因素太多,高管一次换届就有可能带来决策的180度转变。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差距则是市场教育程度。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美国亨特兄弟操纵白银市场,在国际商品期货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在这一期货市场典型操纵事件中,亨特兄弟伙同大型白银经纪商,控制上亿盎司的白银,造成市场价格严重偏离价值。此案殃及美国多家投资机构和法国、英国、加拿大、瑞士、德国等许多国家。而在风波之中,秘鲁政府因不断追加保证金,最终因现汇不足被迫平仓而损失惨重。  拥有丰富交易经验的美国企业,对于中间商控制现货操纵价格之事格外敏感。而对市场认识不够深刻的中资企业,出海时倾向于选择与大中介机构或者知名投行合作,但殊不知它们也许会打着公平、公正的幌子,对垄断圈子外的企业进行“掠夺”。  难题:指控难因举证难  上述律所合伙人表示,这么多年来,中国企业在海外指控交易所或是大投行的案例很少,“漂亮的反击仗”几乎和中国企业无缘,难就难在如何拿到确凿证据。  “在大宗商品市场上,许多消息都可能引发价格的涨或跌,没有价格波动就没有期货市场存在的必要。因此,操纵价格的指控一般很难成立,除非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其中的操纵逻辑成立。”该律师表示。  据他分析,可口可乐等公司的指控,重点是抓住了两重逻辑。第一重逻辑是,可口可乐是现货交易者,自身的盈利或亏损到底是不是因为原材料价格的上涨,是比较容易判断的;第二重逻辑是,高盛收购了仓库,间接控制现货——同时控制期货和现货就有可能影响价格。  但他强调,尽管这个逻辑确实存在,却并不代表可口可乐能在法律层面上获胜。不过,迫于可口可乐的品牌和市场影响力,LME已开始重审规则,可口可乐赢得先机。在接下来的调查中,如果法庭确定高盛操纵价格行为成立,高盛将面临严厉的处罚。  纵观中资企业在海外投资衍生品受损的案例,大多是因为不能将亏损与价格操纵或垄断行为等建立逻辑关系而无法提起指控,最后不了了之。如2008年中信泰富与13家外资银行签订澳元远期合约,随后澳元快速贬值,中信泰富出现过百亿亏损。在投资期间,澳元是否被操纵则无从判断,后来中信泰富内部调查的结论是“经过内部审计,证实没有诈骗”。  他表示,总体来看,中国企业在海外运用大宗商品工具的参与面还不广泛,也很少与交易所建立起关系。而且对衍生品交易规则知之甚少,不具备甄别风险的判断力,导致很多中国企业面对亏损也难以发声。  应对:反击之手张开  在今年9月中钢协即将举办的交流活动上,王红英将做一个关于中国定价权的演讲。他告诉证券时报记者,“现在正就这个课题做调研。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我们已开始了一些有实质意义的工作。”  中国是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和现货市场,但受制于三大主要矿商的垄断交易,中国在铁矿石定价中声音微弱。中国钢铁业对铁矿石价格的话语权已期待多年。  两年前,中钢协推出了铁矿石指数;一年前,中钢协牵头成立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采取这些措施与海外铁矿石巨头对抗,都是为了在中国建立起影响全球定价的基础。  日前,中钢协相关人士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后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的工作重点是扩大平台交易量,继续促进国外主要铁矿石供应商增加在平台上的资源投放量。  在重要品种上谋求定价权的同时,中国金融服务机构走出去,也有助于中国企业发出自己的声音。广发期货总经理肖成表示,中资机构要赶快在海外壮大自己的衍生品交易机构,以便背靠中国市场发挥桥梁中介作用。今年以来,已有多家金融机构的海外布局获得阶段性进展,比如中信证券完成收购里昂证券、工行收购南非标准银行的伦敦业务、太平洋证券在老挝设立合资公司等。  上海新望闻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一欣表示,随着中国机构走出去,在海外面临的隐性障碍将会增加,比如监管审批上的无形门槛,一些国家利用规则设障。  宋一欣说,目前,金融机构出海单兵作战的情形较多,所设海外机构的注册资本、运作能力和抵抗国际市场风险、法律风险方面都有不足之处。未来不排除一些金融机构出海交了昂贵学费后还会被打回来。  “金融机构抱团走出去或许是一条可尝试的新路。比如成立行业性组织,在海外设立代表中国利益的金融机构。”宋一欣说,参考日本上世纪组织产经团出海的做法,中国金融机构如果有规划、有组织地出去,或者能走出一条新路。

武威公务员考试

天水教师资格证考试

甘肃省公务员考试报名时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