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座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磁座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氮肥巨大的污染暗流新疆麻菀

发布时间:2020-11-04 13:16:08 阅读: 来源:磁座钻厂家

氮肥:巨大的污染暗流

全国消息:温室气体排放、水体富营养化、地下水硝酸盐含量超标、酸雨日益增多……我们面临的诸多环境问题中,许多与氮肥的过量使用有关。近年来,随着低碳理念的深入,现在仍是农作物增产最重要动力的肥料——氮肥,越来越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近30年来,化肥市场逐步开放,农民的化肥使用量逐步上升。然而,很多农民发现,多年持续大量使用氮肥后,农作物产量并没有呈比例的增长,反而出现土地板结、变硬。

因此,寻找稳妥的“减氮”路径,不仅是在确保产量的前提下为农民算出的一笔经济账,更是一笔关乎地球、关乎环保的生态账。

冯孝德种了20多年小麦,在武清区梅厂镇周庄村算得上是种田的“好把式”。他信奉“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他认为:种田的第一要务,就是使土地先“吃饱”了肥。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国化肥的流通方式开始逐步脱离计划经济的轨道,向市场经济过度。给冯孝德最深的印象,就是化肥多了、好买了。他说,“以前买化肥得托人找关系,种庄稼主要还是用农家肥。市场一开放,化肥拿钱就能买。”那几年,冯孝德开始大量使用氮肥,这种肥料对作物生长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最直接的作用是能提高农作物的产量。

二铵、尿素,都是很好的氮肥,刚开始用那几年,庄稼确实增产。那时,冯家小麦亩产提高到300多公斤。

然而最近几年,他发现庄稼不吃这一套了。冯孝德告诉记者,他现在每亩小麦从播种到收获,一共施用氮肥50公斤,投入100多元钱,可产量一直徘徊在亩产350公斤左右。怎么回事?加肥就增产,这一天经地义的道理不灵了?难道种了一辈子地的农民,倒被土地欺骗了?

看看左邻右舍,村子里很多乡亲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氮肥用量不断增长,可产量似乎到了极限,不仅如此,很多地块因施肥过多,出现了土壤板结、变硬,反而影响了作物的生长。

到底该用多少氮肥,既能达到作物增收,又能减少投入成本?冯孝德陷入了迷茫。

不知如何合理施肥的不止冯孝德一个。

近两年来,天津市农科院信息研究所对本市12个区县蔬菜施肥情况进行了多次调查,调查结果表明:80%以上的农户施肥完全凭个人经验;在问到如何使用化肥才做到经济合理有效时,66%的农户说还是凭借经验;对不合理施肥造成环境污染的问题,一半以上的农户表示自己并不关心。

“凭经验、不关心”,这一调查结果与本市目前肥料利用现状暗中吻合。据有关资料显示,作为化肥中重要的氮肥,其使用量近年来渐现明显的上升趋势。中国农村统计年鉴显示,仅1999年至2008年10年间,本市在耕地面积略有减少的情况下,氮肥(按纯氮折算)施用量从8.8万吨一度达到12.7万吨,增加了近4万吨,大量增加的用肥成本,并没有换回粮食产量的大幅增加。

另一方面的生产现状是,全国包括本市在内,化肥氮的平均利用率仅为30%——35%,氮肥大量浪费,氮肥的增产效应降低,而其对生态环境带来的污染却日益加剧。

据项目负责人介绍,农户对如何施肥存在一个误区,农作物对氮的需求量是有限度的,并不是肥有多大,产量就会有多高,当氮的用量达到一定程度后,对作物增产就不再发挥作用,吸收不了的氮就白白浪费,成为巨大的污染暗流。氮肥污染不像工业污染那么迅速和直观,由于氮污染无色无味,很多人都忽略了它的存在,但是当它的累积达到一定程度,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就会显现,负面影响一旦出现,消除却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

近年来,天津市农科院信息研究所与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植物营养研究所开始了技术合作,力争在氮肥施用量与作物产量及环境之间寻求一个最佳平衡点,双方把这一项目称为“绿色视窗”。

其中的一扇视窗就设在冯孝德家的小麦地里。

项目组利用1亩小麦作为实验田,除了在加施氮肥这一关键环节外,小麦品种选择、播种时间、水分等因素完全与冯家相同,目的就是让农户直观感受到合理施用氮肥对确保产量、降低成本的效果。

冯孝德一直在观察这个实验能否达到目的,有时他也帮助项目组一起管理。他发现,在施肥前,技术人员先对土壤进行“体检”,也就是说,土壤里有多少氮,用试纸条一测,然后套用一个公式,就可以快速获得土壤与植株的氮营养信息。冯孝德认为,这样的“体检”,操作方法简单,在田间地头就可以完成,只要掌握方法,他也能做。接下来,为找到最佳的氮肥用量,项目组在不同的试验小区中施用了不同数量的氮肥,最后他惊讶地发现,氮肥用量每亩比他家节约10%,依然获得了与他家产量相当的小麦收成。

这样一个实验,让冯孝德和村里的种植户很受触动,“看来以前的施肥习惯的确得改改了,多花钱,也没得到回报,还破坏了自家的土壤环境。”

四在采访中了解到,“绿色视窗”项目已经在本市武清、大港等典型地块建立了氮肥施用和管理示范区,今年中德双方的专家将针对我市设施农业的快速发展,开展设施蔬菜氮肥合理使用研究与示范,为设施蔬菜氮肥科学使用提供更简便、有效的技术方案。

据了解,目前国际公认的氮肥平均施用量上限是225千克/公顷,而本市的氮肥平均施用量已接近320千克/公顷。不当施肥主要表现在:缺乏科学施肥的意识,盲目随意施肥现象普遍;施肥方式粗放。合理使用氮肥需要广大农民转变观念,同时也需要有关政策的引导扶持。

乐米彩票app官方版

奥特曼英雄归来tv版

会说话的安吉拉中文版

倚天屠龙记九游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