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座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磁座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阿P当书记之七关于走读[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56:18 阅读: 来源:磁座钻厂家

最近直河县颁布了关于禁止乡镇干部上班“走读”的文件规定乡镇干部星期一到星期五无故一律不得擅自离开工作所在地有违反者一经被县纪委查实必将受到严肃处理。然而这项规定执行了几个月县委书记何正东发现有些乡镇领导依然是我行我素完全没有把这项规定当回事特别是龙山镇的党委书记阿P据他所知此人几乎天天都泡在县里的各个科局可又从来不曾见过他给自己写过请假条哪怕是口头请假条也不曾见纪委部门抓到过一个违反这项规定的人。他随即把县纪委书记袁涛找来当面就责问他是不是忘记了把关于禁止乡镇干部走读上班的文件下发到乡镇去了。袁涛当然知晓领导这话里头的意思这无非是责怪他执行这项工作不力罢了。他说何书记不瞒你说乡镇干部们都对这个不准走读的规定意见很大啊普遍都存在有抵触情绪所以这个规定执行得不是很理想。何正东说意见大就不用执行了当初咱们要搞改革开放就有许多领导干部想不通难道党中央就不搞改革开放了哼依我看哪这与咱们领导干部中普遍存在的工作作风散漫对待工作责任心不够强的作风有关这个问题严重得很也大得很如果咱们再不采取措施任由这种作风泛滥发展下去势必会影响到咱们直河今后的发展。当然了咱们的这个规定或许还存在有需要进一步改正的地方。这样吧老袁这段时间你到各个乡镇去一检查一下关于禁止上班“走读”的文件精神落实情况。二搞一个座谈会让大家都来认真讨论一下这个关于禁止领导干部上班走读的问题集思广益好让县里下一步把这项规定制定得更加科学些完善些。

袁涛根据何正东书记的这个工作指示精神第一站便来到了龙山镇。

在小会议室里镇纪委书记蓝仕昌首先向袁涛汇报了龙山镇执行县委关于禁止领导干部“走读”、搞摇控指挥的规定执行情况。汇报完后阿P作了几点补充他说在坐的可能都知道咱们龙山镇向来重视干部管理几年前咱们龙山镇就实行了突击拉铃的点名制度一举改变了龙山镇干部队伍的散漫现象而且这个管理经验在去年全县举行的纪律整顿活动中被借鉴应用。所以县委这次下发关于禁止乡镇领导干部上班走读、搞摇控指挥的规定对于咱们龙山镇来说并非是件新鲜事儿。前面说了咱们龙山镇实行的突击拉铃的点名制度镇领导班子成员当然也得严格地遵守所以咱们龙山镇的领导班子成员在工作纪律方面一向都是较好的基本上没有出现过有班子成员在工作时间擅自离开工作岗位的现象。当然啦现在县委有了进一步的要求那就是规定乡镇领导干部在非放假期间晚上也不得离开工作所在地咱们也照样要严格执行。对于这个问题我还专门跟家住外镇的干部们打了预防针告诫他们说你们实在忍不住要回家想跟老婆放炮一定要跟我请个假要不然镇里有了突发事件你又不在镇里又给县纪委突然查岗揪个正着你放的那一炮所要付出的代价可能比买美国的爱国者导弹还要贵上十倍。

阿P这话让满屋子的人都轰然大笑。袁涛首先止住笑说阿P书记这话虽然是粗鲁了点但是很生动让人一听就能明白乡镇领导干部严格遵守这项规定的重要性。现在我就对龙山镇执行县关于禁止领导干部走读、搞摇控指挥的规定执行情况小结一下也顺便谈一下关于我自己对禁止乡镇领导上班走读规定的一点看法。刚才听了阿P书记、蓝仕昌俩位同志的汇报后我认为龙山镇在执行县委关于禁止领导干部走读、搞摇控指挥的规定措施到位认真踏实是可以给予充分肯定的。坦白地说这项规定实行几个月来咱们执行这项规定的县纪委、县监察局至今还没有揪过一位违反这项纪律的乡镇领导干部可是不是咱们的乡镇领导干部都很自觉地遵守这项纪律呢这可就不一定了咱们县纪委、县监察局对此进行过多次的暗访发现有些乡镇的领导干部甚至是党政一把手依然是天天都往县城家里跑有的人一个星期下来呆在乡镇的时间恐怕不到十个小时。如此这般人在乡镇心在县城家里的心态什么能把工作做好再往大的方面说咱们中国现在进入了公共突发事件多发的时期一些看似很小的事情如果没能得到及时解决往往就会酿成影响社会稳定的大问题这决对不是危言耸听大家经常看报纸看新闻也都知道有不少地方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县委对乡镇干部特别是班子成员出台这么个规定是形势发展的需要决不是县委领导头脑一时发热弄出来的东西。我在这儿可以告诉大家县委领导明确指示希望咱们纪委揪住几个上班走读的典型干部出来示示众要不然有的人总以为这个规定只是一纸空文而已。当然我衷心的希望咱们在座的各位不要因为这个被我邀请到纪委“喝茶”大家在面子上也过不去嘛。特别是阿P书记你了这段时间可不要成天在县城的各个机关单位打转转要去也得先跟何书记打声招呼我可是最不想请你我那去喝茶的了哈哈哈阿P说我要是事先跟何书记打招呼他还不又是到处跟人打“招呼”我岂不是处处扑了个空所以我还是打枪的不要悄悄的进村为好。

大家听了阿P这话又是一阵大笑。

“现在咱们进行第二个会议。”袁涛说。

“怎么还有第二个会议”阿P看了看表说。

“放心吧阿P书记咱们今天带来了伙食费不会给你增加负担的。”袁涛笑着说。

“袁书记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咱们龙山是穷了点但起码四菜一汤的标准还是招待得起大家的。”张德海在一旁说。

“就是嘛你说这话简直就是想弄我到你那里去‘喝茶’的前奏音谁来龙山我都要求要带伙食费来可这个要求可以对老袁你搞例外嘛。”阿P说。

“我可不上你阿P的当我要是吃了你这顿饭往后你三头几天的跑到各单位去唱我吃饭不交伙食费害得要你整天跑到县纪委追缴伙食费我岂不冤枉”袁涛说完众人又是大笑。

袁涛接着说“我今天来的第二个目的说起来其实也是第一个会议内容的延续。受县委主要领导的指示咱们要在全县副科级以上干部举行一次党内民主讨论会。这个民主讨论会的话题就是关于对乡镇领导干部上班“走读”问题的看法希望大家都能踊跃地发言说说自己的意见谈谈自己的想法。”

“老袁依我说这个问题没啥好讨论的这个东西县里都已经以文件的形式下发来了即便咱们这些人的心里头有一百个不满意难道还能让县领导把它废掉不成咱们只要认认真真、老老实实的执行领导的意图和决定便是。你们也跑了这老远的路我看还是早点散会吃饭比较实在。”阿P连连打着哈欠说。

“依我看还是阿P书记你的嗅觉灵领导要求开展讨论的意思还真给你说着了。”袁涛伸出拇指说。

“啊”

“不过你也只说对了一半何书记说了之所以要大家一块来讨论这个问题一来是为了让大家加深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二来要参考大家的讨论结果以便改进这项规定的执行办法不是要废除它。”

袁涛说完后请大家踊跃发言发表自己的看法。良久会议室里除了女人呛烟的咳嗽声一片寂静。袁涛见无人发言说“县领导特别强调了这个讨论纯属于党内民主讨论会用毛主席的话说就是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大家可以敞开胸怀畅谈不必担心怕说多或说错了上面会怪责下来。”可过了许久还是没有人开口说话。见此情形袁涛笑着对丘正清说“阿P书记你是这里的一把手你就先开个头谈谈吧。”

“我我没啥好谈的。”阿P边掐着烟头边说“我刚才说了领导决定了事情咱们认真去抓落实便是。再说这个规定其实也没啥不就是要求晚上不许回家住嘛那有啥干系非但没啥干系还大大有利于夫妻关系的和谐。大家可以这么地想想要是夫妻俩天天晚上都干那个东西男人的火力肯定是稀稀拉拉的没几下子就完事了女人怎能满意得了女人不满意又怎来的夫妻关系和谐相反如果隔它四天五天的才干那个东西那咱们男人们的火力别说能与苏联卫国战争时的喀秋莎相比最起码也比得上日本鬼子的歪把子机关枪吧大家说是也不是”阿P的话还有半截在嘴里会议室内已经是哄笑声阵阵。

“这就是你阿P哪说啥事也离不开男女间的那个东西怪不得全县人民对你既爱又恨的。不过说得确实很贴切也很实际。”袁涛指着阿P笑说。

“阿P书记你刚才说的虽然是个道理可也太过于片面了。你想要是你才新婚的话能忍得住四、五个晚上吗”同来的县监察局副局长侯炳辉打趣说。

“啊这倒也是我刚才说的确实是片面了点只考虑了咱们中老年人朋友的情况忽视了年轻人的需求。那好晋林你结婚几年也还没有搞出条人命小孩这个规定出台又不能让你随时可以回去播种对你来说可能影响比较大你就代表咱们镇的年轻干部说说看法吧。”阿P指了指镇党委委员程晋林说。

“我”程晋林嘴巴动了一动似乎想说什么可最后还是这样说“我的看法跟丘书记的一样上面规定了事情咱们只要认真去执行便是。”

“程委员你说你的看法跟丘书记的一样可你的忍耐力能比得上他吗”候炳辉笑说其他人也笑。

“不过既然县委领导都让咱们敞开胸怀畅谈这个问题那我今天就简单的谈谈我个人的一点看法吧。”程晋林把手里的烟熄灭说“我个人认为走读只是个现象并不是怎么根本性的大问题。根本问题应该是教育广大党员干部要牢固树立工作就是为人民服务就是要做好本职工作在作风上要管好自己。党员干部要在各方面行得正坐得端自然就成为百姓心里的主心骨强行要求干部必须要住在工作的地方认为这就能解决由于干部走读所带来的问题我认为这种说法不敢说没有道理但至少也是种片面的认识。试想一个心里丝毫没有人民和国家利益概念的领导干部他即便一年到尾一秒钟也没有离开过他所在的工作地是不是也是等于白搭再者我还这样认为这样的规定也不合乎法律和以人为本的精神而且还会弄出诸多新的问题来。大家可以想想人人都说家庭是人生停靠的心灵港湾。工作一天下来本来可以跟家人一块开开心心的吃个晚饭、散散步为紧张了一天的工作解解压。可就这么个简单的要求都被人为无情地剥夺了一天到晚都不能离开工作单位给人的感觉就象是一天二十四都在上班你的心情能好吗再有就是孩子的教育问题如今的农村已经有了‘留守儿童’‘留守少年’这是个让人担忧、心酸的群体难道这还不够还要人为地在广大乡镇干部家庭当中也要创造出这么一个“留守儿童”“留守少年”的群体这样做对得住咱们广大工作在基层一线的干部吗另外咱们基层干部的住房条件普遍不是那么的令人满意就拿咱们龙山来说吧干部们的住房水平还是停留在六、七十年代的时候镇里也缺少娱乐设施生活环境如此的差大家晚上除了聚在一块打打牌吹吹牛恐怕就再也找不出怎么节目了。所以我还是那句话‘走读’是新时期的新现象我们应该坦然面对咱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进一步提高执政能力的问题上这个问题解决了其它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这就是我个人对干部走读问题的一点见解这其中有些地方可能说得有点过头了还得请袁书记等县里来的领导多多的批评指正。”

“程委员言重了我刚才都说了这是属于党内民主讨论会大家不必过于谨慎自己心里有啥想法照说出来就是希望大家都能踊跃发言。”袁涛说。

会议室里寂静了十几秒钟甘永明副镇长也发言说“袁书记我也觉得程委员说的话有道理。另外我还这么认为镇政府是国家机关而不是部队可咱们这个不准干部走读的规定俨然就象把基层干部当作部队人员来管理。人家部队即便要打仗了也得先来个一级战斗准备二级战斗准备可咱们呢天天都得守在营房里作一级战斗准备去迎接那可能一年一次也可能两年、三年、十年甚至一辈子也可能都不会有的突发事件这算是啥子回事再说了这突发事件也不是咱们基层地方的专利事城里发生的机率更大所以我始终弄不明白为啥在县级以上机关上班的干部就可以走读上下班时间泾渭分明而咱们基层干部就不可以这似乎不大公平。”

“永明哪你的家就在这镇政府里这个禁止干部走读的规定对你而言好比是左腿跟右腿打架—不关卵子事。怎的你现在一个劲地替咱们这些没有婆娘在身边的人说话你可不是外边有相好的了吧你可别这么个急性子给说漏了嘴袁书记对干部生活作风问题可是最感兴趣抓的了。”阿P笑着说。

大家也都笑。

“蓝仕昌同志你在镇里可是具体负责这项工作的同志你也应该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嘛。”袁涛对蓝仕昌说。

“这个问题啥说好呢。”蓝仕昌深深地喝了一口茶说“既然县委领导都说这是一项党内民主讨论会在此我也不谈别的我只想跟在座的讲一个真实的就发生的咱们本县某个乡镇的笑话某个乡镇有个干部结婚了好几年他老婆都没能怀上他们俩口子便一块到医院去做了检查结果发现男方的精子成活率很低医生便向这两口子给出这么一条建议要求他们夫妻俩每个月只过一次性生活而且一定要在女方排卵期的那几天才进行。可不巧的是这位干部的老婆每个月的排卵期都没能挨上周末所以没法他每个月都得请一、两个晚上的假回去跟老婆搞造人运动所以现在在他们那个镇就流传着这么个口头掸想搞出人命就找党组织。”

大家听了蓝仕昌这话又都是一阵大笑时间已是中午十二点半会议也就在这样的笑声中结束了。

吃饭的时候袁涛把头凑近阿P的耳边说“阿P书记你真的不能老是离开龙山在县城里到处打转转了影响很大影响很大你知道吗”

阿P眯着一只眼睛说“多谢领导的提醒。可你真的以为我阿P喜欢整天在县城打转转啊我也不想啊我阿P要不是整天到县城去打转转乞讨似的到处跟人要钱给干部们发工资只恐怕这龙山镇政府十有八九早就成为全国首例破产的乡镇政府了如果真的出现此情况你们县领导面子上不同恐怕也无光吧放心吧袁书记如果有哪位乡镇一把手眼红我整天在县城里打转转你就让他打报告跟我对调位置。我相信就凭这个谁也不会眼红我阿P整天在县城里打转转的。对袁书记今后你就拿这个做说法去”袁涛嘿嘿的干笑了几声无话。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